爱的高潮,跟谁结婚好呢

谁的眼泪在飞?是不是流星的眼泪,变成了世界上,每一个不快乐的心。那些过去永远过不去。关于我的难过,象月亮一样沉默,什么也不能说,只有月亮温柔地看着我。你是我唯一想要的了解。院子落叶,就象我的思念厚厚一叠。窗台蝴蝶,就象诗里的美丽章节。人忍不住回首望。爱在路上,看前方,云飞扬,多少情怀己更改。

人生中有多种多样的爱,对朋友的爱,对亲人的爱,对爱人的爱等,每种爱都有它本身的高潮和低潮部分,当一种爱达到高潮,其它的爱就会有些黯然失色。古龙的《多情剑客无情剑》里,龙啸云在李寻欢危难时刻出手相救,李寻欢对他感激不禁,对朋友的爱达到高潮,当看到龙啸云喜欢自己的爱人林诗音,就把自己的爱人忍痛相让了。这样的决定看起来愚蠢之极,也是所谓的感情用事,一旦对朋友的爱退潮,对爱人的爱高涨,剩下的只有悔恨。但江湖上为朋友两肋插刀的“义”又何尝不是如此呢!有时看到自己小孩安睡的样子,那种甜美让人涌起无限的爱怜,胸中充满爱意,那就是对亲人爱的高潮。就是这样的时刻,让很多家长浇灭了心中爱情梦。但一旦对小孩的爱降到冰点,就会嫌他们吵,觉得带小孩有些累。爱情也是一样有高潮和低潮的,爱得狂时,你浓我浓天天可晒狗粮,爱得烦时,就要来一句:我想静静。“静静是谁?”多种多样的爱高潮低潮交替变化是生活的奏鸣曲,让生命变得丰富多彩。如果把某种爱单独抽出来,变得至高无上,完全凌驾于其它的爱之上,那么,缺少了其它爱的高潮的点缀,生命将变得单调,狭窄,也会使那种至高无上的爱变得不可持续。没有至高无上的爱情,那只是思维中的幻想,一切的爱情都会回归于平平淡淡的生活,真实的世界里只有:“有多少爱恋今生无处安放,冥冥中什么已改变。”什么已改变–生命的流逝。7/3/2017

图片 1好久之前看过一篇博客,作者的意思尽在她跟自己的儿女说的一段话里:“儿子,将来找个你爱的女人结婚,女儿,将来找个爱你的男人结婚。”其看问题的单向和极端自不用说了,怕这俩孩子将来会受点影响。我特认同一个说法就是,一个民族的希望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的母亲。道理简单到不言自明,一个人的年少时光里有父母的陪伴,很多那时形成的思维方式或者习惯,成年之后会随着阅历的增加,自己遇事的思考有所改变,悟性不同改变的程度也不同,但那时形成的东西会占到不小的比例。年少时,绝大多数人都会因着爱情结婚,虽然那时候不真正懂得爱情。以为喜欢就是爱,以为喜欢就可以一辈子想扶到老,不懂得婚姻对于我们人生的改变有多么的大和不可逆转。所以听一听父母对于我们所选婚姻对象的看法,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改变命运的。但是父母给孩子提一些建议固然是好,但是如果像我上面说的那位母亲一样,给孩子一个偏激狭隘的建议,同样对孩子的幸福没有益处。邢恺是一位让人惋惜的人。他相貌帅气,个性豪放,善良,幽默,年轻的时候犹如一匹脱缰的野马,像一阵风一样来去无踪。他快乐,聪明,同时也野气十足,在家最小,被父母和兄姐宠爱着长大,性格傲骄,但遇到弱小的时候却很心软。他很难下决心,但一旦决心已定就绝不回头。大学时代是远近闻名的足球守门员,球场上这个洋溢着阳光般灿烂笑容的帅气的脸,不知迷死了多少年轻女孩子。主动追求他的女孩子不计其数,而大家看不出来他到底对谁真正上心,似乎只有踢球才是他真正的乐趣。而正因为这样也使得他格外的让人着迷。邢恺大学毕业后,很快就结婚了。妻子是他的中学同学,长得漂亮。年轻时人们对容貌在乎的很多,除非是接触机会多,日久生情的。但对于容貌的接受应该是第一眼的感觉吧。但不见得人人都得是帅哥美女,只要符合了某人心中对帅气美丽的想象就行了。邢恺的母亲在他结婚前,对未来的儿媳妇并不看好,因为她文化水平不高,却没有好的见识来弥补,看起来比较冷,做家事的能力也很差。做母亲的担心儿子今后的日子,包括子女的教育,儿子和这个未来的儿媳妇会有不小的矛盾。但是邢恺年少轻狂,不甘心漂亮的女朋友做别人的老婆,女朋友也特别喜欢邢恺,俩人不顾老人的反对登记结婚了。婚后好多年,至少十年的日子还是很甜蜜的。邢恺从一个不做家事的,傲骄的男孩子,慢慢成了大厨,这也是喜欢的力量吧。孩子出生后几年他们也很幸福快乐。只是慢慢的,他们开始在教育孩子方面显现出南辕北辙的教育方法和理念。邢恺注重孩子的独立和能力培养,觉得吃点苦受点累是好事;而妻子却对孩子过度保护,什么也不让孩子做,自己一手大包大揽。邢恺主张培养孩子关心别人,考虑别人感受,换位思考等美好品行,而妻子对此不以为然,他们因此争吵过不知道多少次。时间久了,邢恺厌恶吵架不断的日子,就经常跟一帮朋友出去喝酒聚会,经常半夜三更的回来满身酒气。久而久之,妻子不是规劝他注意身体,管理他健康的生活习惯,而是看他经常不在家吃饭,自己索性跟孩子在外面吃,或者叫外卖。邢恺在三十几岁的时候,单位体检查出了自己得了糖尿病。他从一个活力四射的青春男孩子,在四十出头的时候就已经谢顶,苍老的跟实际年龄不相符。邢恺的个性一直是那么快乐,或许是因为没人管,他觉得很自由,虽然他因此付出了健康的代价。而在这种所谓快乐的背后,却让人看不到多少有价值,可以持久的东西能够一直支撑这样的所谓快乐。在旁人看来,建立在跟一帮酒肉朋友吃喝聚会基础之上的快乐,是那样的空洞,其实那不叫什么快乐,醉生梦死而已。偶然的一个机会,他见到了阔别二十几年的同桌易海嫣。易海嫣大学毕业后跟男朋友去了他的家乡,在那里结婚,一直在那工作生活了二十几年。前一年她丈夫早逝,她回到了自己母亲的身边。易海嫣在医院工作,想不到邢恺带着母亲去看病,母亲住院时的主治医生竟然是易海嫣。接触的多了,他们也会在闲暇的时候一起出去吃饭聊天,邢恺忽然觉得老同学易海嫣是那么的让他心动。易海嫣四十出头,但看上去那么年轻,美丽柔弱,矜持安静。他们一起聊了好多小时候的事,熟悉了之后聊到各自的生活,但都没有提到自己的不如意。他们像朋友一样接触了一段时间,邢恺的母亲出院后,他尽心尽力的在母亲跟前尽孝,有时候他的母亲会感慨的说:“我的老儿子原来头发那么好,现在怎么秃了好多啊。。。”说的邢恺心理感慨万千,鼻子里酸酸的。他似乎从没有过这样的酸楚,如今在母亲的病榻跟前,他忽然想起了自己年轻的时候母亲不同意他的婚事,他是多么执拗的违背着母亲,自以为做了最明智的伴侣选择。而现如今的他,妻子自顾着旅游玩乐,做一顿饭管一整天,早餐做米饭和水煮肉片,家里常年吃剩饭剩菜,不过邢恺说,妻子也很爱他,他爱吃什么,妻子就做起来没完没了,只因为她想着他爱吃。他们在各种问题上无法达成一致,久而久之也就各行其道,而这样的夫妻关系也慢慢的没有了交叉和共同的东西。每次他在妻子那里感觉到无奈和无语,他就会想起易海嫣。为此他感觉不安,但是却无法控制自己想她。终于又一次,邢恺和易海嫣的聊天记录被妻子发现了。其实聊天记录里没有什么过分亲热的话,只是给人感觉聊得很投机,很舒服顺畅。而妻子却大吵大闹,她夺过邢恺的手机,给易海嫣发了好几条语音信息,各种侮辱谩骂,妈妈奶奶的脏话。易海嫣听的心惊肉跳,口干舌燥,手脚冰冷。第二天她把邢恺约出来,问他怎么回事。邢恺说他洗澡的时候,妻子看他的手机,发现了他们的聊天记录。易海嫣劝他给妻子认错,以后他们减少来往。听易海嫣这样一说,邢恺忽然觉得好像再也见不到易海嫣了一样,一个从来没有怕过什么的男孩子,大男人,此刻忽然感觉心生恐惧。。。离开易海嫣回家的路上,邢恺目光无神空洞的望着车窗外面熙熙攘攘的人群,忽然觉得酸楚。他情不自禁的想起易海嫣美丽的脸,温柔的说话声,善解人意的个性,像个小兔子一样容易受到惊吓的样子。但他还是回到了家,也打算跟妻子就这样过下去吧,毕竟妻子没有做错什么。可是这件事之后,妻子恨不能天天把这件事拿出来做话题,跟邢恺大吵大闹,连带着孩子也跟邢恺吵闹。而且时不时给易海嫣发信息,骂她十分难听的话,让邢恺在一边也跟着听着。这样的情况差不多不到半年,邢恺终于忍无可忍搬出了家。搬出家后的邢恺,耳根子清净了好多,但心里也充满了落寞。他的妻子有时候还跟孩子一起到他的住处,大吼大叫,夺过他的手机当着他的面发信息给易海嫣,侮辱痛骂。邢恺觉得对不住易海嫣,因为她并没有做什么。而易海嫣从不回复,只是自己默默的流泪,实在听不了就屏蔽了邢恺。几个月过后,易海嫣值夜班的时候,正在写病历的时候忽然觉得有个人站在自己桌子前,一抬头竟然是邢恺。邢恺叫她出来一下,易海嫣跟着邢恺到走廊里一处没有人的地方,邢恺忽然紧紧的抱住了易海嫣。易海嫣推了他几下,没有推开,她忽然流下眼泪,闭着眼睛靠在邢恺的肩头,邢恺那张紧绷的脸一下变得柔和起来。他把易海嫣紧紧的抱在怀里,小声对她说:“我要娶你。。。”在经历了一年多的来往里,邢恺对易海嫣有了很多了解,他们有很多共同的对生活,对感情的理解和把握。或许经历了人生的他们,有了积淀之后做出的决定不再是年轻时候那么的被激情冲昏了头脑,但愿他们的感情会因此更加的柔韧,生活或许需要某种洗礼,才会重新发现原来我们做出的很多选择都会悄然改变着我们的命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