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表妹青青,成年人斜视矫正偏方

第一章

图片 1确切的说,青青是我爸爸一个朋友家的孩子,长得白白净净,小眼睛,小鼻子,小嘴的。我们联系的不是很多,逢年过节会聚一下的来往。青青小时候也来我们家玩,因为她比我小四岁,我妈对她非常照顾,惹得我妒火中烧,经常因此欺负她。因为在我心理,我姐,我妈就应该对我宠着。青青小小年纪就看得出我的任性妄为和暴脾气,也看我经常欺负我姐,所以每次我妈给了她什么好吃的,她都分给我一些,甚至分给我三分之二。在青青十六岁,马上就要上高中的时候,她的妈妈忽然受了重伤,据说是干活的时候从梯子上摔了下来,导致颈椎骨受伤,下半身瘫痪。及时送了医院,做了颅骨牵引。住院期间我爸妈带着我去看阿姨,见阿姨头发都剃光了,头顶二个窟窿栓着个链子一类的东西,下面坠着了铁球,阿姨闭着眼,满脸的痛苦绝望。因为气管切开,护士来吸痰那情景非常恐怖。但只见青青在阿姨的病床前,一会给阿姨擦脸,一会给阿姨收拾大小便,收拾床铺,跟医生交流情况,那种沉着冷静和立事,远远超出了她十六岁的年龄。青青上面有一个哥哥已经上大二了那时,下面还有一个弟弟,那时才十二岁。她爸爸必须上班养家,这下,家里剩下重病的妈妈没有人照顾,这时,青青竟然决定休学在家照顾母亲。那时候的青青以高分考进一个全市重点高中,这时不得不放弃了,她跟学校说休学一年,或许她觉得母亲的病一年之后就能好了。在青青休学这一年里,她一天24小时没有分别的照顾母亲,事无巨细,毫无怨言。母亲生病心情很差,经常发脾气,闹人,青青安静但在母亲面前高高兴兴的陪着她,给妈妈做好吃的,给妈妈读唐诗,跟妈妈说笑。但由于青青还小,没有照顾过这样的重病人,而且阿姨那时有些胖,由于身体重,压着一侧身体的时间长了,没有几个月竟然患了褥疮。这下,青青就更辛苦了,她到附近医院找了医生,说明了母亲的情况,那时的医生还是挺好的,同意上门给母亲医治。青青领来的医生,给母亲后面臀部的褥疮溃烂部分割掉,处理完后,给了青青很多敷料,药膏等等,让青青学会自己处理,及时经常的换药,以确保患处尽快修复。在青青的精心护理下,母亲臀部,胯部和脚跟的褥疮都好了,结疤了。到了一年快结束的时候,母亲虽然还是瘫痪在床,可是病情稳定,没有什么不好的发展,青青的父亲找了一位保姆,保姆可以照顾母亲,青青决定上学。学校老师说,青青休学了一年,可以从高一开始上。可是青青却拒绝了,她说要跟原来的同学一起从高二读起。老师说:“可是你高一的课一点也没学啊!”青青说:“我可以自己学,有不懂得地方还有烦请老师教我。”就这样,青青越过高一,跟同学们一起读高二,到期末考试的时候,青青的学习成绩竟然名列前茅,到高三毕业之前,各种考试,青青从没有出过班级的前三名。高考结束,青青以优异成绩考上南京大学,后又接着考上南京大学研究生,德语英语都很棒。毕业后在南京一家公司工作,工作不到三年移民加拿大,考取了律师证书,她是一个非常有条理的女孩子,工作很出色,深得老板的赏识和信任,过了几年,竟然做到了出庭律师。青青出国的目的,是想把母亲和父亲接来,在这边能有更好的医疗和生活环境,对母亲的病有好处。自从她出国以来一直没有间断给父母的申请。无奈二次都被拒签,原因是母亲的身体状况没有过关。之后,青青都是每年回国二次去看望父母,每次回去都给父母带很多最好的食品,大包小裹塞的满满的,我曾经送她去过机场,看着她瘦小的身体推着大包小包的行李,消失在人群里的时候,我会感觉心酸,这个小女子做了我们大男人都经常做不到的事情。我的表妹青青,为人纯良,除了对父母极尽孝心,还经常帮助她在国内的哥哥和弟弟,她的哥哥和弟弟都在国内的银行工作,生活也很好,他们也经常给青青钱,因为她每次回来给父母买的东西太多了。他们一家人围绕在母亲的病榻前,跟父亲一起,对母亲照顾的非常好,多少年过去了,阿姨虽然还是无法恢复健康,但是多年来没有再生过褥疮,他们也经常让阿姨坐在轮椅上,推着阿姨出去在院子里散步,阿姨和叔叔都很健康。我想,这一切的功劳,首先是青青的,这个小女孩真是有着男人的担当和力量,而且她饱读诗书,非常富有生活情趣,我们去她家里,看她把家里布置收拾的非常漂亮,温馨,生机勃勃。青青有个女儿,后来还收养了一个孩子,对这二个孩子一视同仁,很是疼爱,现在二个孩子都在私校,学习好,礼貌,懂事。前年,阿姨过世,去年,叔叔也过世了,青青回国,竟然把父母的骨灰带了过来,在这里买了一个环境优美的墓地,准备给父母葬在这里,她说,也好经常可以看看父母。表妹青青,是一个让我十分佩服的女子,她坚强,上进,乐观和纯良,在我们所有亲戚朋友的心理,她是叔叔阿姨的一个奇迹。

周末开车外出,坐在副驾驶位的爱妻穿了一件迷你短裤,很少如此打扮,几乎是记忆中的第一次,过度外露的大腿让我忍不住向右斜视,爱妻打趣道:“集中注意力开车,眼睛要是看成斜眼咋办”?

在S海市的F1赛车场上,只见一辆摩托高速地奔驰者。那车上骑手还不时做一些惊险的特技动作。整个车场空空如野,只有两个人战战兢兢地看着。当那车手放缓减速时,两人不顾幸命地冲了上去,紧紧抱着骑手喊着“智勇,不能再开了,今天就到这了。”那叫智勇的不屑地看着他们说:“你们懂个屁。我花了2万美金才包了1小时,这才开了半小时,不开了你们给我退钱啊?”这两个人正是那林智勇的保彪,
年老的叫谢天,年轻的叫张亮.
虽然老谢和小张已在公司做过多年,但今天是他两第一天为保护智勇上班。只听谢天说:“我们的工资不用给了,但性命要紧,你今天就算给我们炒了,我们也绝不能让你再开,你这是玩命啊。”那林智勇本也有1米85,健壮的胸肌,方面大耳,一看就是运功好手,但现在被两个武功高手架着,竟动弹不得,两眼转转说:”谢叔叔,你怎么就不信我的技术呢?这哪有危险,我还没露我的绝技呢?”谢天急忙说:“我信,我知道你的技术高超,但今天绝不能再开了,我们的心脏快被吓得吐出来了。”那智勇正想大怒,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智勇看了一眼手机号,揾怒地说:“一定是你们给我爸打电话了,呆会再跟你们算账。”说完,拿起手机必恭必敬地说:“爸,您找我什么事?”那边的爸爸似乎很是生气,口气很是生硬地问:”你现在在哪?在做什么?“那智勇似乎有点害怕,嘿嘿地说:”F1赛车场,随便练练,还能做什么啊?“”又去开摩托了吧?我和你说过多少次不准你开摩托了,你拿我的话就当放屁。你眼里哪有这个老爸?“”爸,我都这么大了,您怎么还这么不放心呢?”“你这混蛋孩子,我供你穿的,供你吃的,供你钱花,
你就这样顶撞我?我告诉你,你三十分钟内必须到我的办公室来。”“爸,我一定到”掛完电话,就怒火中烧地对老谢说:“去我爸办公室。你们哪是来保护我的呀,分明是来陷害我的。“”我说少爷,我们这测速器刚才都测到你开到公里220公里/小时,你那是在玩命啊!“”就那点速度算个屁呀!我十二岁就开始练车,好了,先不说那,等见完我爸再跟你们算账“说完,跳上自己的敞篷兰搏基尼,说:”快上车,我们去我爸办公室。”

我应答道:“是呀!回程时要是驾驶像日本方向盘右置的车一样,你坐在的副驾驶车位在我的左侧就好了,向右斜视的眼睛就会矫正过来了!”

第二章

爱妻嬉笑道:“傻瓜,回程时,我开车,你坐副驾驶位不就好了吗?”

再说林智勇的老爸老林,不是别人,正是中国最大的地产商林腾飞[WU1]。林智勇是他的独生儿子。老林一心希望有朝一日智勇能接他的班,所以对智勇的安全看的挌外重要,这也是给智勇安排两个保镖的原因。今天老谢打电话告诉他智勇开到220公里/小时时,老林真是被吓得心脏病都快犯了。这孩子都已是三十岁的人了,怎么还这么管不住自己。老林赶快叫老婆来到办公室商量起来。林太说:“智勇也已三十的人了。从浙大研究生毕业都五年了。整天无所事事,迟早要出事。我们要帮他找个妻子。”“是啊,智勇要是有个家,心就定了”

我楞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还是你的脑瓜转的快”。

不到半小时,
智勇就开车到了就开进了林家的豪华办公楼的地下室,智勇回头对老谢说:“你们把车停一下,在这等我。”。那看车库的都认识智勇和他的车,自然对智勇很是客气。智勇对这里也很熟,直接摁顶楼,不一会就到了父亲的办公室。门口的女秘书见是智勇,打招呼说:“智勇你好”智勇也没搭理她,急步走进老爸的办公室喊道“爸,什么事,这么急死火了的?”林太看着儿子,充满爱怜地说“儿子,你看你把妈爸吓的。”智勇看见妈也在,稍有些奇怪,说”妈[WU2],您也在啊?有什么重要事呀?您们说吧。“”儿子,你看你也不小了,妈给你介绍个对象怎么样?““不是我说您,我都让不您给我买衣服,您还想包办婚姻?“”你这孩子,妈到是一直给你自由,但你看看你现在,妈,有抱孙子的希望吗?“老林在一旁也生气的说:”你怎么这么说你妈,你妈还能不给你找个出类拔萃的?“”爸,我知道您两着急,但咱两代的审美观也不相同啊?“”是啊,外表当然重要,但爸妈看重的更是内心.”林妈说,”现在貌美如花,心毒似箭或者头脑愚钝的也有的是““智勇,我也老了,心脏也不好,就等你接班了。对我们来说你未来老婆内在美是最重要的。”“知道了,您们要是非要给我介绍也可以,但决定权在我。”“好了,你现在还有权力这样说,爸妈再给你年一时间,一年之后,你要是还没女朋友,你就别怪你爸剥夺你这个权力了。“”行,爸妈,我在外面累,见到您们更累,我该歇歇了。““好,赶快吃点饭,吃完饭爱干啥就干啥。“林妈急着说:”老林,你看他三十都过了,还像孩子似的。“”妈,我会吃饭的,我都这么大了,兜里又有钱,还能被饿着?“说完,智勇走出老林的办公室,带着老谢和小张坐上自己的豪车向家开去。

成年人斜视眼矫正偏方,特意跟各位村民分享。

第三章

图片 2

智勇家在S海市大富豪区一座洋楼,周围自然也有很多富豪餐馆。智勇感觉有点饿,就说”咱们今天在外面吃了。你们想吃点什么?”
老谢小张赶紧说:”您决定吧,我们吃什么都香。“智勇说:“那咱们就吃牛排吧?这块有个美式牛排店很不错。”老谢和小张赶紧说“好啊,好啊“。智勇把车开到牛肉店,把钥匙交给伺应生,迈着健步向着饭馆走去。老谢小李在后紧紧地跟着。智勇对这个餐馆还算熟,智勇很喜欢这里5分熟的8OZ的里肌小牛排。这里的服务员虽然对智勇不是很熟,但都知道智勇是开豪车,小费一向留的很好,对智勇一向很友善。就问智勇要不要去贵宾室。智勇也不希望别人打搅,就说好。服务员带智勇三人来到贵宾室,那贵宾室果然豪华,诺大的房间只有4张桌子,墙上都装上电视,放映着高尔夫,美国NBA和欧州足球。屋里已有两桌客人,一桌坐着一对年轻男女。那男孩生得浓眉大眼,身材瘦高,叫人越看越喜欢,真有潘安在世的感觉。那女孩生得高挑身材,粉面红唇,说有沉鱼落雁之美也毫不夸张。另外一桌坐着三个人,像是商人,自顾自地谈着生意,对周围毫不关心。智勇三人坐在俩个年轻人旁边那桌,智勇开车,就没有点酒,给三人要了龙井热茶。老谢和小张都是弟一次吃西餐,都希望智勇帮他们点一个菜。智勇就点了三个8OZ的牛排,又叫了两个头台。不一会服务员就把热茶端了上来。三人喝了口热茶,觉得味道很好,不觉得话就开始多了起来。老谢问“在贵宾室吃饭一定很贵吧?”智勇说“还可以,在你的平时价码上再加50%,其实算是公道,这里不是你有钱就可以坐进来的。“智勇说着又情不自禁向那年轻人一桌望去。那男孩似乎很有酒兴,桌上的摆着一瓶茅台和一瓶红酒,就见那男孩一佯头就一杯,然后又自己给自己斟满。那女孩慢慢地品着自己的红酒,看那男孩喝的那样快,就有些生气的说:”你能不能少喝点,一点自控能力都没有。“那男孩喝的已是半醉,行为也有些轻浮起来。就冲女孩嚷道:”我又不开车,和你在一起还不能痛快一点吗?”说完竟从自己的椅子站起来,走到女孩的位子上,抱起女孩想亲吻。那女孩装得像是受了很大的委屈,但又半推半就地,两人热吻起来。那智勇看在眼里,不觉有股酸劲,就把服务员叫过来埋怨道:“这也太不雅观了吧,这屋里不是只有他们两个人。”服务员好像很害怕似的,说:“先生,你还是把你自己的事管好了吧。您看那桌就没事。“智勇看那三个商人似乎什么也没发生似的。智勇就有些生气地说:”他们不算人.”那男孩真是有些醉了,竟开始对女孩上下其手,那女孩似乎受了很大委屈,哭泣着拼命抵抗着。智勇看得不耐烦了,走过去,揪起那男孩的后脖领就是一个大嘴吧。那男孩似乎从酒醉中被打醒了,大哭着喊“你凭什么打我?叫你们老板来”那女孩也冲着智勇喊“我们的事不用你管,你凭什么打人?”老谢看到这场景,赶快拉着智勇往外走。那三个商人般的顾客好像也突然有了是非感,对着智勇凶恶地喊:”不能让他跑了,这还得了吗?“这时老板带着好多人跑了过来,对着男孩点头哈腰地说:”警察一会就到。“然后指着智勇说,“把他抓起来!”那一帮酒店的保安一涌而上,想抓住智勇。就看老谢和小张的功夫也真是了得,不一会,就把这帮保安全都打到在地。那男孩抄起茅台酒瓶子就向智勇扔来,小张手急眼快,一拳将酒瓶打开,老谢一个健步挡在智勇身前。小张也是一个飞步奔到男孩前面,举拳就要打。那老板连忙大喊“那是朱市长的儿子,你也敢打?”
那女孩也跑到男孩前面,保护着说:“你们要干什么?”那小张听到是市长的儿子,也不知所措起来,回头望着智勇。智勇听到是朱市长的儿子,知道自己惹了大祸,就说“真不知道是市长的儿子,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对不起,今天餐馆的损失全记在我名下,我赔。”其中一个商人打扮的人说:“兄弟说话这么痛快,两位武功这么好的[WU3]兄弟又如此拼命保护你,你也一定不是凡人,今天就露露底吧。”智勇知道再隐瞒下去对谁都不好,就说“在下林智勇,我爸你们可能听说过,叫林腾远.”大家听到林腾远这个名子都肃静了好一会,还是牛排店的老板先说到:“我说你不是凡人,果然是林大老板的公子,你能光顾小店,小店真是有篷壁生辉的感觉呀。”这时警察到了。警察看到地上碎的酒瓶子就问:“看来刚才打的很精彩吗?都谁是肇事者啊?”牛排店老板赶快接过话来说:“刚才是我打电话给你们的,我不了解情况。这位是朱市长的儿子,这位是林腾远大老板的公子,他们本是兄弟,刚才有点小误会,现在又好的像兄弟似的了.
没事没事,刚才我错怪他们了。”那警察一听有市长的儿子,自然有所顾忌,就把市长的儿子叫到一旁,问他有事没有。那市长的儿子自然也不愿有事,就大声道:“我朱光明和林智勇是兄弟,刚才喝多了一点,有点小误会,现在没事了。是吧智勇哥?“智勇多聪明,赶快接话说:”光明永远是我的好兄弟,刚才是我不好。摔坏的东西由我赔,今天来的人都是我的客人,账单都由我付。“朱光明趁机接话说:”听见了吗,今天我哥请客,警察同志也点点东西吧。“那警察早已骚红了脸,赶紧摇头说:”我们还有公务,既然这里没事,我们就先走了.”说完警察们就都走了。

图片 3

第四章

图片 4

那牛排店老板看着警察走后就说:“真是英雄识英雄,你们这两位公子都是英俊后生,将来必是非常了得的人物。既然已认了兄弟,不如就在小店拜个把子,我们给你们做个证人。”那智勇听了很是高兴,说:“好,我当然愿意有这样的兄弟。“朱光明听了也很是激动,但还是望着那美丽的女孩,要征得她的同意。女孩被他看得羞红了脸说:”我还管得了你,你就跟你的心走就行了。我信任你。”朱光明听后,就和智勇做了个简单的仪式,彼此又指着天说了一些“不求同日生,但求同日死”之类的狠话,然后就狠狠地拥抱在一起。两人熊抱完后,又交换了手机号码和住家地址,大家都知道,一对把兄弟诞生了。这时那三个商人走过来,分别向两人作了个抑说“我们还得回公司干活,得先走了,这是我们的名片,希望以后能多联系。”智勇拿着名片一看,一个是婚庆介绍所的老板,一个是婚庆策划,最后一个是婚姻法律师,智勇就说:“今天这客我一定请了。以后我结婚也一定请你们帮忙。”
那婚庆公司老板就说:”那请给我们留个电话,以后我看到这个电话,手里就算有再多的活,也要推掉,一定把你的婚庆办成最好的。“智勇把电话写给他,三人非常高兴地和大家告别了。智勇见光明兴致很高,就对牛排店老板说:“再拿瓶茅台来,我们要一醉方休。”牛排店老板听了也兴致高起来,说:“一定要庆祝一下。”说完就准备去酒巴拿酒去了。突然那个女孩很坚定地说:“大哥,他已经喝醉了,我明天要上班,我得送他回家。”朱光明赶紧说:“老婆,你别扫大哥性啊,咱再呆一小时再走,行吗?”“你就是这么没出息,你愿意呆就呆,我得走。”朱光明一看女孩生气,赶紧赔理说:“我走我走,老婆,我错了。“然后又转过身来对智勇说:”大哥,我们得走了,明天是她第一天上班,她要早点休息。大哥,方便的话,我明天会去你家拜访你。”智勇赶忙回答:“你来什么时候都方便,明天给我打个电话,我等你。“朱光明说:“一定,大哥,那我们就说定了,我两点到你家。”智勇也说,“不早了,咱们一块走吧。”说完就用卡给牛排店打了一万块钱,还问老板钱够不够。那牛排店的老板本已就千恩万谢了,现在见又打进这么多钱,赶紧说:“你们两位小英雄来我这吃饭,我们就已有篷壁生辉的感觉了。现在又给钱,我真是有受宠若惊的感觉:“你是我们结拜的证人,我们对你都心存感激。以后我的婚事也一定在你的店里举行。”光明听了也应和说:“一定的,我的婚事的仪式也一定在你这举行。”牛排店老板听了更是乐得前扬后和。智勇,朱光明,女孩,老谢和小张一起向门口走去。朱光明问智勇“这两位功夫如此了得,不知和大哥什么关系啊?”智勇哈哈一笑说:“说是我爸雇来保护我,其实是我爸派来监视我的.”老谢和小张听了都尴尬的一笑。智勇接着说:”你都对这位小姐叫老婆了,我还不知道她叫什么那?“那女孩赶紧接过话说:”我的身事还真有点小秘密,大哥,不是不信任您,现在还不是告诉您的时候。“智勇听了也就不好再追问了。朱光明听了赶紧打岔说:“哥,现在我最大的追求就是将她娶到手,若娶不到她,我真不知道我活在世上还有什么意义。”那女孩撒娇似的,狠很掐了一下光明的胳膊说:“说的比唱的还好听,谁知道你是不是真心的?”朱光明又赶紧搂着女孩切切私语。不觉中走到了店门口,两辆豪车已在门口等待了。后面那辆是智勇的兰博基尼,前面一辆是宾力雅致。朱光明看到车后,赶快把驾驶员的门拉开,让那女孩坐进去。然后回到乘客边拉门坐下。边拉门边对智勇说:“哥,我们先走了,明天再去拜访你。”那女孩也向智勇摆摆手,开着车走了。智勇望着车离去的影子,老谢说:“你这车有500万,但人家那辆车是千万起价啊?”智勇说:“是啊,这女孩水很深啊。“智勇看看手表说:”都3点多了,你们还饿不饿呀?“小张说:“说实话嘛?”“当然”“今天一早就陪你练车,到现在还没正经吃东西,肯定饿呀。”“那早说啊。有钱还能被饿死?咱们回去再吃一顿.”
说完就过去告诉餐馆的停车人,把车再停一下,三个人这回没有去贵宾室,随便找了个地坐下。智勇给每个人点了个牛排和萨拉还有烤土豆,不一会服务员把萨拉端了上来,三个人就不再说话,大口吃了起来。

图片来自网络,跟本文无关,感谢原作者。

第五章

图片来自网络,感谢原作者

再说老林和智勇妈一直谈着如和帮智勇找个女朋友。老林说:“我整天都在忙生意,公司里也有漂亮单身女孩,可那些女孩尽是见钱眼开的,她们的目地都很强。所以我不同意找她们。””老林,其实我早就注意这事了,我现在有一个很好的人选。“”好啊,说说看“”你知道郑欢吧?“”那个老吝啬鬼,家里除了钱什么都没有。““嗨,人无完人嘛。那郑欢有一个女儿,刚从复旦研究生毕业,这几天就要去老郑那上班。年龄大概25岁,和智勇真是合适.””你怎么认识郑欢的女儿的呢?“两星期前,我碰到了郑欢的老婆,我们坐下喝了杯茶,女人嘛,不自觉就会谈起儿女的心烦事。我把智勇的相片给了她,她很是喜欢。”“智勇是把咱两人的优点都集中起来的人,她家自然会是喜欢。但她的女儿长得怎么样呢?”“她这女儿确实有出水芙蓉,闭月羞花之美。你知道郑欢的老婆年轻时是文工团的大美人,但这个女儿有更上一层楼的感觉。看,这是郑欢老婆给我手机寄来的像片。“老林接过手机,看那女孩确实貌似桃花,清纯可爱,就说:”你见过她本人吗?“”郑欢老婆安排见过一次,确实漂亮。“”但郑欢这个老倔头子和我不是很对付呀。“”是,咱家现在管银行借了很多钱,步子迈的很大。郑欢做生意不喜欢借贷,自然他们阔张的速度就会慢很多,但是他们有很多现金,他们把风险总是压到最小。要是咱们两家合作起来,取长补短,哈哈,那时我看没有谁再敢小瞧林氏地产了。“老林被老婆说得兴致也高涨起来,说:”不管怎么说,我看郑家这个女儿不错,咱们回家找智勇谈谈,趁热打铁,把这个事给办了。“老林看看手表说:”快下班了,我和秘书交代一下,咱两就回家吧。“刚说完,就看秘书急急火燎似的跑进来说:“老板,有电话”。老林最讨厌快下班的电话,就不耐烦地说,“告诉他,我在开会,要是急事明天会给他打回去的。”秘书有点为难地看着老林说“是朱市长。”老林一听像是吓了一跳,赶忙说:“朱市长?快把电话给我。”接到电话赶紧说:“是朱市长吗?好久没听到您的指示了.”就听那边朱市长说:”诶,什么话?你现在是咱们市的首富,市里很多事要靠你,哪还敢有什么指示啊?好,不说客气话了,你现在说话方便吗?“老林听了也很是害怕,左右看了看,说:“市长,这里除了我老婆,没别人.””老林啊,我儿子刚才回来跟我说:‘他今天和你家儿子智勇拜了个把兄弟’这事你知道吗?”“这。。。我还没听说””你怎么看这事的?”“他们年轻人拜兄弟,一定是特别情投意合,英雄重雄。”“嗨,话随这么说,但你知道我儿子和你儿子很容易被别人说成是金钱与权力的结合,到时再被一些不良媒体渲染一下,咱俩是跳尽黄河也洗不清啊….你知道我现在虽是市长,但中央看的很紧,纪委对我们压力很大呀。”老林一听也有些慌神,赶紧说:“市长,您说的我们都没想到,您说我们现在能做些什么补救呢?“”老林,我儿子前一段跟我说交了一个富二代女朋友,我就坚决反对。你知道我们这代人还是有些理想的。我听我儿子介绍了一下你家智勇,我知道你家智勇也是英俊聪明的孩子,但做事好像还不很成熟。智勇是哥哥,做事一定要小心低调一点。高处不胜寒哪!“老林听了更加紧张起来说:”我老两口就智勇这么一个儿子,打小就有些惯着,做事有时我们的话他听不进去啊。“”这事也难怪他,现在世界变化太快了,所以我叫我家朱光明去美国学习两年,读个学位。别在国内拿我的名头狐假虎威,迟早得出事。但愿这两年洋插队能让他早点成熟。“”市长,我也在美国上过两年学,如果光明有问题,我可以帮他。“”其实我也正想问你,我还不太清楚智勇的背景,可你在哈佛拿过学位啊,为什么不让智勇也去锻练锻练呢?“”朱市长,这事我还没太考虑过。“”我觉得你应该考虑考虑,光明肯定是要去的。智勇要去,两人可以做做伴,但智勇要是不去,也一定有你们的道理。好了,我还有事,今天就谈这么多了,以后会常联系。””市长,谢谢您打电话来,您说的我们会好好考虑的。“”好了,这是我的手机号,不要告诉别人,但你们有事可以打这个电话直接找我。“”朱市长晚安。“老林和市长打完电话后,握着电话呆呆地向前看着,好像满腹心事。林太望着老林说,”市长都说什么了?”“你相信吗?市长的儿子朱光明和咱们的智勇拜了把兄弟。”“真的?那不是好事吗?。。。我听说这朱市长还是蛮清廉的。“”嗨,这搞政治的都很小心的。他怕被人传成权力与金钱的结合。“”诶哟,那。。那可怎么好啊?“”现在官场上,上去就是众星捧月,下去就是墙倒众人推。水深的很。““咱家的智勇一点不成熟,到官场上,怎么能是那些人的对手呢?”“还官场呢?只要不出事就行了。其实市长的意见倒是挺好的,把智勇送到国外,读个学位,受点苦,早点成熟起来。”“去哪个学校呢?““当然是哈佛.”
“智勇虽然在浙大学得不错,英语也很好,但去哈佛可能还不够好啊.”
“这些名校都是有钱能使鬼推的地方。只要你肯出钱,他们都会帮你的。我想下明天就给哈佛打个电话,捐一千万给他们,希望他们能在MBA学院给我立个碑,同时也问问智勇能不能读个MBA。“”一千万,多了一点吧?“”嗨,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咱们还不是最希望智勇能接管咱们的生意,如果智勇能拿到哈佛的MBA,以后让他接班也顺理成章。“”但刚才咱们不还在想给智勇找个对像呢吗?“”但现在想想,智勇虽然30了,但还是太不成熟,心也很不定,要是弄得结婚再离婚不但弄得名生不好,经济损失也承受不了。我看还是让他读个学位,先成熟起来的好.”
“智勇这孩子从来没有单独出个那么的远门?学习压力也会很大,怕他心里承受不了啊?“”他有朱光明嘛,再说我们还会让小张或老李去陪他,他的安全也是第一位的。“”那你说给他多少钱。“”我说给他50万美金,他只在美国呆两年,应该稳够的。“”不,再加50万,不能亏了孩子。“”那波士顿也有花红柳绿的地方。你不怕他学坏?“”就叫老谢陪他,老谢的人品还是不错的,有老谢在,我能放心。“”到哈佛后,他会发现学习压力很大,他也不一定有精力搞坏事。“”那我怎么和老郑的老婆说呀?人家还等着回信呢。““我看郑家的女儿很好,跟他们实话实说嘛。就说智勇要去哈佛读个学位,他女儿才25,等两年也没啥。”“好吧,我就实话实说,人家要不愿等我也没办法。””那当然,现在得回家和智勇商量商量,现在他的意见最重要。“老林看看表,已过了下班的时间,就叫司机把车准备好,带着林妈坐上车,向家开去。

最近贸易战狼烟四起,风花雪月一篇,放松放松!

第六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