纤手玉足话女人,从隆胸说现代西方的愚昧

从隆胸说现代西方的愚昧天同星古代有中国女性祟尚缠足,现有西方女人偏好隆胸,在我看来都是可悲愚昧之举。但最可悲的还是持支持态度的男性,都是心理变态、扭曲,更是愚昧的体现。上面的言论,有人会说那怎么能一样呢?古代中国女子裹足那是被迫,现代西方女子隆胸那是自愿,不能说是愚昧,更何况那是医学技术的杰作。现代西方科技高度发达,对科技的崇尚已到了一种迷信的状态,恨不能与机器溶为一体。我们是不是该换个思维角度来想一想?如果,一古代女子自愿裹足,是不是就不叫愚昧?母亲让女儿裹足,当年母亲裹足也很痛苦,为什么她会自觉自愿地逼迫女儿裹足,还不是因为她得到了好处,夫家喜欢,社会风气。如果,一现代女子被迫隆胸,那是否该叫愚昧?比如迫于男友的压力,或是市场需求,社会风气。如果,喜欢三寸金莲的男人叫心理变态,喜欢塑胶胸的男人就不变态?如果女人去迎合这种变态心理的男人,叫不叫可悲和愚昧。说女人隆胸是自愿,如果天下的男人都厌恶隆胸,还会有女人自愿隆胸吗?现代男人都不喜欢裹足,还有女人裹足吗?裹足和隆胸,其实是一回事,女为悦已者容,说隆胸是为了自己爱美,我说其实还是为了男人。试想一下两个异物塞进人体,怎么会不出状况?它会压迫神经,最后导致乳房麻本,影响性生活的快感。但为什么西方女人还是对隆胸前赴后继,这不正好说明这有市场,说明西方人对性的愚昧。对性的体会,停留下最原始、最浅薄的感观体会上。靠隆胸来吸引男人的女人,吸引到的也只会是原始和肤浅的男人。女人美的方式很多,但大多数人喜欢选择最快最容易的方式。如今娱乐圈到处充斥的假胸美女,以维多利亚·贝克汉姆最为引为注目,每每看到她挺着那对假胸摆酷的样子,觉得他老公还不如一个有着真胸老婆的平凡男人性福。娱乐圈说是一个美女,帅哥云集的地方,还不如说是愚昧之气的温床。西方女权运动从争取外在的权利,发展到女性爱护,欣赏自己的身体~是女性在男权社会长期束缚甚至压制下的觉醒和自治,可由于迷信科技的西方,把这演变成了又一个人类的悲剧。

俄罗斯伟大的诗人普希金曾说:“在整个俄罗斯,也难找出三双女子秀丽的脚来.”实际上,不仅仅是在俄罗斯,在美利坚也是如此.

很多很多年前,
一哥儿一毕业就去了驻外机构工作,年年都会带些三五件免税的电子产品回国,留守在国门内的哥们在羡慕之余,总会听他讲国外的红灯区如何如何的那个……,诱的咱这帮哥儿们先后都出了国。

白种女人面容姣好的不在少数,但大都粗手大脚.就象洋种鸡一样,有着粗大的脚爪,因而大大的少了女人味.豪门艳女
Paris Hilton
碧眼如波,金发似浪,是个公认的美女.但一双纤手却是青筋暴露,骨节峥嵘,让人看了大杀风景.

随着互联网功能日渐强大,
网络上的情色俱乐部,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上网来满足对特殊爱好的需求,
使靠以传统经营方式为生的情色场所失去了往日的辉煌。昔日的三藩市百老汇街头,满目尽是诱人心跳加速的五彩缤纷的萤灯闪烁,如今只落得几块招牌七零八落地在街头隔远相望;过去耀眼的荧光灯下总是车水马龙地带来艳丽女郎,可现在暗淡的门前绝少有豪车在此停泊;十几年前,国内的男人总会羡慕回国的哥们逛了外国的红灯区,现当今谁还在乎把洋人的灯红酒绿当回事,咱国人不出国门就能享尽人间的一切肉欲。与国内的昌盛繁华相比,美国街头上的夜总会真显的太落后了。如果说美国正在衰落的话,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红灯区,
夜总会的日渐没落。

国人传统的审美观,向来注重女人的手脚,视之为不可或缺之美.千百年来,单单是中国女人的脚就不知演绎出多少悲悲泣泣的故事.换句通俗的话说,咱女同胞的一双玉足,可真是苦大仇深啊!

上海的“夜总会”之华丽之牛皮绝非它国能比,堪称世界一绝。

相传五代时期,南唐后主李煜心血来潮,令人作金莲朵朵,舞女以帛布绕脚成纤小新月状,在金莲中翩翩起舞,如凌云之势.一时宫廷女子皆效法之,称之为“三寸金莲”.此风后传于民间,竟然成为时尚.“迈三寸金莲步,扭四寸小蛇腰.”乃女人中之极品.不裹脚的天足女人成了嫁不掉的剩女.由此引出“小脚一双,眼泪一缸”的杯具.

图片 1

三寸金莲为何如此受大老爷们儿的青睐?也许是缠足起到了中世纪西方“贞操带”的作用.裹脚后使得女人行动不便,不利于她们红杏出墙,出去包二爷,给老公带绿帽子.可是此举也害苦了不少巾帼英雄,鉴湖女侠秋瑾即为其中之一.作为革命家,他成天与一帮丘八为伍,跌爬滚打,开枪骑马,三寸金莲,极为不便.所以她爱穿天足皮鞋,空处用棉花填满,借以方便革命行动.

图片 2图片 3图片 4图片 5没有艳女,不能称呼为之“夜总会”,但凡挂上“夜总会”之名的,那必定是
“醉生梦死”之娱乐至死的场所。各地的夜总会,主要娱乐活动有相异之处,性质及定义却不尽相同,除了与舞蹈,音乐及各类酒精有关外,情色当然是夜总会的“精华“所在,来此娱乐的成人更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缠足陋习一折腾就是几百年,直到开民国后,孙大总统颁布“禁缠足令”,咱女同胞的一双玉足才算是拨开乌云见太阳,终于翻身得解放.

对比之下,三藩市的“夜总会”那还有脸见人。图片 6图片 7图片 8图片 9

时尚往往是盲目的,昔日的美也许就是今天的丑.香港的赵雅芝有次在做关于缠足的采访时,当“缠脚婆婆”(大陆叫“小脚老太”)打开裹脚布后,竟被吓得吓得花容失色,险些昏倒,脚被裹得象肉粽子,哪还有什么美感可言?

门前冷落,一片萧条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