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恋谁不想啊,与老公谈

忙活了一天,夜深人静无聊时,就喜欢到网上转转,看看别人的日记杂谈笑话什么的,或者写点东西自嘲一下,有时候也到网上聊聊天,一次在网上聊天的时候,有位网友再次问了我一个不好回答的问题,她问:“对待网络上的情感,你怎样看待?你信网恋吗?”
坦白地说俺不知该如何去应答,俺不怪她,她提出当今网络上普遍存在的现象,有谁敢说自己百分百没有网恋过?网恋是个敏感而富有神秘的话题,多少人为之尝试过、为之动容过不得而知,但俺认为凡来上网的人多多少少都曾经有过网恋的情愫吧。坦白说俺就有过….
我本想对网友说说内心的感受:俺想说千万别信网络恋情,俺想说网恋到底有多可信?网恋有多成功也有多失败,网恋有多让人失望又让人迷离,网恋有多浪漫就有多残酷….
俺最终也没说出口,怕伤害了对方的热情,只好转了话题,问问天气什么的闲话。
俺对于网络的信赖度说白了只信50%,那50%的可信度就是网络上的友情是真实存在的,只是别谈恋情,一旦谈到恋情最终伤的是自己。网恋,其实就是个潜规则的游戏,网恋当然也有网恋的规则,那就永远不要去当真,真了最终伤害的是自己,甚至最终是苦不堪言….
现在随便进入谁人的空间,多多少少的都看到有网恋的文章,无论是年轻的,年老的,未婚的,已婚的,才华横溢的,鲁莽愚笨的等,任何人都可以网恋,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对网恋感兴趣呢?有人说网恋是现代人的精神游戏,这话一点也不假,但无论是谁往往是赢的起输不起,就像是一场游戏吧,谁先动了真情谁就会出局,不管是自愿还是迫于无奈。这痛苦的缠绵就是它的结局,每个出局的人都有理由,就如网上说的:“无论你处于何种恋情,玩得起你就玩,玩不起出局,这话太真诚了,也许到了物事人非的时候谁也玩不起了,最终的结局是两败俱伤,但是网恋中的感情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网络间的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对对错错、是是非非,运气好点的话你会遇到一个值得你信任的人,运气不好你就自认倒霉吧”!
俺也认为对网恋太过认真的人是不明智的,特别是对于已婚的男女来说,更是如此!家庭生活是平淡的细水长流,而人的思想却是永远无法安静的,每个人都渴望沉闷的生活能偶尔激起朵朵涟漪,每个人都憧景着感情生活能注入新鲜血液,可是正常家庭是不会允许人们随意出轨,随意一只‘红杏出墙来’,即使是出轨所要负出的承重代价和勇气,是常人不敢轻易试之跃跃欲试的根本成因。因此网恋才会轻而易举的占领了这片领域的空白,陌生的彼此,温柔的体贴,莫名的心跳,新鲜的刺激,活生生就是另一种初恋!何等美妙啊!美得如同绚丽多彩的梦让人不忍醒来….
俺这样说,肯定又会被人骂了,反正俺也经常被人家骂,为了少挨点骂,俺也给那些喜欢网恋的哥们姐妹加点油:网恋走到现实的也有很多,有幸福生活在一起的,有走到最后因为不合分手的,不管是结果怎么样,毕竟爱过。再说了,网恋中也并不是没有真感情,主要是一开始看你抱着什么样的心态去看待。聊天也好,试图在网络世界里寻觅一段永恒的感情也好,只要清楚自己的目的,用清醒的头脑去面对,得到的也许不是伤害,而是美好的婚姻缘也不一定!
应该顺便提一下,俺的邻居夫妇就是网上认识结婚的,挺好。挺好。

彬是我的梦中情人,在梦里,他常常骑着白马向我走来。他是我从小学三年级到高中的同学。
那时三年级分尖子班,我被分到和他一班,他长相很帅,以貌取人的我就这样认识了他,
开始喜欢上了他。后来高中毕业考大学,听说他报了上海复旦大学,却被本省的师大录取。我那年没考上,重读了一年。复读的那一年,我把他的名字写了放在桌子上,他成了我考大学的动力,就连他想上的大学也变成了我努力的目标之一。那一年,我很忧郁,压力也非常大。我和其他复读的孩子们一样,肩负着父母及家人的寄托,除了努力考试,不敢有什么想法。班上也进来一些没见过的新面孔,我渐渐地把彬忘却。那种忘却并不难,因为我和他之间有的只是一个少女一厢情愿的爱恋。后来也不知为什么,我的英文成绩开始出奇地好,加上远走他乡的渴望,等我再次填第一志愿时,我选择了远在北方的一所大学。我和他在我上大学前其实没有讲过话,唯一和他近距离的接触,是在初中时和他坐得很近,中间只隔着一条过道。那时常常偷听他和别的男孩子讲俏皮话,也常常偷看他,有时去别的同学家玩走路经过他家门口,也期待着他突然从家里出来,好看上他一眼。我想我在他的眼里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女孩,而他在我眼里却是耀眼的一颗星星,他的光芒刺得我睁不开眼。他不仅人长得帅,而且嗓音优美,任何的宣传活动,都少不了他。我那时外表虽不张扬,却是一个心气极旺的女孩,不喜欢和装腔作势的女生来往,而他却和她们来往密切,这让我觉得他和我并不是一类人。后来,我二姐嫁给了彬的堂兄,我就一直有机会听我姐说到他的情况。我唯一跟他说话的一次是回中国过年。有一天,接到他的电话,他正跟几个高中同学聚会,知道我回国,问我想不想过去坐一坐聊聊天。我去了,坐在他旁边。那时有了孩子的我,见到他有一种很陌生的感觉,大家聊着聊着,不知怎么聊到了以前喜欢过的男女生,我被问到时,就说了他的名字,并且在说到他的名字时,大胆地看着他,似乎这事对于我,已经是前世的事情,当然也不知道害羞,大家一笑而过。我的先生是我的初恋,我们的婚姻也因为相互的不够了解,经过了很长时间的磨合期。在许许多多争吵后的夜晚,失望,沮丧和孤独相伴的时候,回忆那份喜欢一个人甜蜜便成了我常常要做的一件事。我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常常梦见他,
心情不好的时候,就盼着早早入睡,
能在另一个梦的世界里快乐着。我不厌其烦地在梦里咀嚼着这份甜蜜的感觉,并陶醉其中而不愿醒来。在美国的生活的很多年,我过着电影阿凡达的男主人公的生活,辗转于现实和梦境之间。我后来渐渐尝试着改变自己,让自己在爱一个人时不要有所期待,只求付出,不奢望回报。这种尝试让我变得轻松快乐起来。最近一次听我姐说到彬,她说他官做到了地区人事科长,无聊的时间会打麻将赌钱;她还听说她太太抱怨他赌钱,他因此打了她。我好像在听了这件事后,就很少梦见他了。

夏天在中国的时候,老公打电话回去。

我问他:“特别想要我们给你带点什么东西吗?”

老公羞羞答答地说:“你到书店看看买一张<小三>的CD回来。”

我大吃一惊:“什么小三?电视剧?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老公赶忙解释:“就是电视剧《蜗居》里的主题歌。”

我更加疑惑:“我怎么不记得《蜗居》里有什么小三的主题歌。”

老公说:“网上有,听上去挺好听的。我正在听呢,你听听,听上去挺无奈的。”

“你在家干什么,现在?”我问。

“我在一边喝酒,一边听歌。你们不在家我天天喝酒,家里的酒都被我喝得差不多了。”老公舌头都有点伸不直了。我想这时候要是有个小三一样的女人在身边,互相一拍就即合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