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叫小常情何以堪,中国女人个个都是母老虎

这是一封出轨丈夫在不得不结束与外遇恋情后,悲愤交加之下写给朋友们的一封公开信。思忖了很久,才决定掩去真名实姓公布这封信,为的就是给周边有着同样经历,或者即将经历如此劫难的朋友一个提醒。苦海无边,回头是岸,也许这就是那挣扎在情欲苦海中,失去自我尊严的人们应该面对的警示。

一个中国女人的婚变消息成了世界头条新闻,这是值得我们骄傲的事情。几千年以来,中国女人“温良恭谦让”的形象已经深入人心,让我们忽略了发生在她们身上那种静悄悄的蜕变。

去年,中央编译局女博士常艳发表网络小说,掰倒了中央编译局局长衣俊卿。

亲爱的朋友们:

邓文迪富有传奇色彩的故事,其实就是从“虎妞”蜕变成“虎妻”到“虎妈”的进化史。

无独有偶,最近,中国旅游与经济电视台女主播纪英男举报她被中共中央办公厅法规室前副主任、现中央档案局法规司副司长范悦诱骗做二奶的经历。

我决定写这份信的前提是亲自向我的朋友们道歉,为我个人的事情打扰了你们的生活表示抱歉,同时也为我和A两个人的关系在朋友们面前做一个最终的了结。

其实,“温良恭谦让”的中国女人,骨子里都有成为母老虎的基因。一旦天时地利条件成熟,她们就会兴风狂啸张牙舞爪:武则天,慈禧太后,江青,就是其中的佼佼者。即使是寻常百姓家,也不乏虎妞虎妻虎妈。在外面叱咤风云的英雄枭雄,在女儿妻子母亲面前都变得俯首帖耳唯唯诺诺者不可胜数。我相信八面威风的默多克在邓文迪面前也是一样的窝囊。

这两桩风流案的档次和泄案手段都极其接近,颇可成为中央各部委领导干部泡妞的反面教材。

你们大家都知道我与她已经分手,而且突然分手的过程也非常出乎意料的恶毒。现在心情平静下来,我想说的就是对不起大家,让你们为我们的事情扰乱了生活平静,也为我将A带到你们的生活中表示抱歉。

中国女人一改“温良恭谦让“的陈旧形象,成为主宰男人的母老虎,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宋美龄,陈香梅,蔡美儿,邓文迪,让世界男人对中国女人刮目相看。有人甚至说,假如中国再来500个邓文迪,把世界500强的第一把手全部尽囊石榴裙下,中国马上可以一跃成为世界第一强国。

这两桩风流案的“疑似受害人”牺牲的程度,却又大相径庭,颇可成为准备泡中央各部委领导干部的女子的正面教材。

我和A从一开始就不是感情,而是金钱买卖的关系。当初我认识她就是在她作为陪酒女的职业掩盖下进行的,是我将当初一个标价一千元人民币雇来的陪酒女/野模的肉体关系当成了感情关系,从而开始了我们一段为期四年的黑暗扭曲的关系。的确,我承认作为一个有家室的男人,我因为贪图美色而陷入了一段畸形的关系,将我自己原来作为创业者、艺术家、孩子父亲的光明的一面毁灭,也将我自己变成一个为A重新涂改她不光彩人生的工具。

坊间传言:有一段时间,上海坐台小姐工余间歇都人手一本《英语900句》,有好事者问何故,她们的答案竟然是:“我们也想成为邓文迪!”

在衣俊卿一案中,常博士有点“赔了夫人又折兵”:17次主动到酒店开好房间玉体横陈等着衣局长临幸,还要奉上十万两银子。

在我们关系的开始,我百般纠结,在道德良知与内心欲望之中挣扎,因此一次次试图离开她,却一次次又被她主动拉回来。现在回头看来,虽然我比她大很多,但是我的人生阅历却比她浅,尤其根本不了解她从16岁就开始赖以生存的欲海,以及那个黑暗的环境。从她素有训练的床技,从她认识第三天就突然搬进我的住处的让我措手不及的举动,我承认,我被她悲惨遭遇打动,从同情转化为愿意改变她当时处境的感情。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她没钱才搬进来跟我住的,如果她有钱,她就会离开我。这就是我们关系的开端,回头看来,这样建立在物质基础上的一个开端导致了我们双方的纠结痛苦,乃至后来的分手一点都不奇怪了。

可惜的是,中国有千千万万的邓文迪,世界却只有一个默多克。

反观纪主播一案,女事主的投入产出比率就合算得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