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方今用会有新发现,老年病复杂如何诊治才得法

五苓散是医圣张仲景所创,历代被视为经典名方之一,相沿传承研究和使用了2000余年而其用不衰,且代有发展。

巴豆,呈卵圆形,一般具三棱。表面灰黄色或稍深,粗糙,有纵线6
条,顶端平截,基部有果梗痕。破开果壳,可见3 室,每室含种子1
粒。种子呈略扁的椭圆形,表面棕色或灰棕色,一端有小点状的种脐及种阜的疤痕,另端有微凹的合点,其间有隆起的种脊;外种皮薄而脆,内种皮呈白色薄膜;种仁黄白色,油质。气微,味辛辣。

随着年龄的增长,尤其是进入老年阶段后,脏腑功能逐渐衰微,气血不足、阴阳亏耗、痰浊内蕴,瘀血内阻是常见的病理状态,机体抵御外邪的能力、对针砭药石的应答能力、病后康复能力均明显降低。即使无明显病患的老年人,机体亦已处于一种相对低水平的平衡状态,这种平衡自稳能力差,易被打破、难于恢复。临床上,老年疾病诊治有哪些法则呢?

原方由常用中药猪苓、泽泻、白术、茯苓、桂枝等五味药组成,捣研为散,用米汤和服,用量为现在的6克左右,并嘱其多饮暖开水,使微有汗出,每日3次。原用于治疗《伤寒杂病论》中所称的太阳病表邪未解,内传太阳膀胱之腑,水蓄下焦,形成太阳经腑同病者。后世归纳总结的功用是:利水渗湿、温阳化气。主治下列三类病证,一是太阳膀胱蓄水证,见小便不利、头痛微热、烦渴欲饮、甚则水入即吐、舌苔白、脉浮者;二是水湿内停证,见水肿、泄泻、小便不利,以及霍乱者;三是痰饮,见脐下动悸、吐涎沫而头眩晕,或短气而咳者。

功能:泻下冷积,逐水退肿,祛痰利咽,蚀疮去腐。

中西互参断疾病

方中重用泽泻为君药,以甘淡渗湿利水;以猪苓、茯苓为臣药,协助和加强利水渗湿之功;以白术、桂枝为佐药,一以健脾而运化水湿之邪,一以温阳化气而利水,外散风寒以解表。

主治:寒积便秘;大腹水肿;喉痹痰阻;痈肿脓成未溃,恶疮烂肉。

老年病人的诊断、辨证,既应参考普通人群共性,又要兼顾老年患者舌脉及症候的特殊性。就望诊而言,重点在于察患者阴阳气血之盈虚,神气之盛衰,面色、舌质主要反映气血阴阳的盈虚通滞,眼神、动作主要反映患者肝肾精血盛衰;就闻诊而言,主要通过声音之高亢、低微判虚实,通过语言有序与混乱明心神之治乱;就问诊而言,老年人记忆力、思维能力、语言表述能力均呈逐渐下降趋势,要详询其所苦,帮患者理清思路,逐步深入展开,纲举目张,去伪存真;就脉诊而言,意在察阴阳气血盛衰,预知病势顺逆。

2000多年来,其临床治验和论说无以数计,如有验案称:因夏月湿重,用冷水、凉药过多,致气化不利、水湿相结而致小便不利者;也有因脾失健运、气化不行、水湿阻滞,所致食欲不佳、下肢浮肿、腹胀较重者;尚有用此方治疗悬饮见胸满喘促不得卧者。即涉及内、儿、皮肤等科的多种病症均有医治痊愈者。

常用方剂

临床医生在综合判析四诊信息的同时,还应重视现代影像、理化检测结果。因为很多疾病在有明显的临床症状、体征及舌脉改变之前,就已经有了微观的病理变化,比如现代影像学配合可参与细胞代谢的显影剂,能更早地发现癌细胞的代谢异常,防止失治、误治的发生;再比如很多糖尿病患者并无明显“三多一少”症状,但生化检查却可明确诊断。在治疗过程中,不断动态观察记录影像、生化指标变化,同时与舌脉改变等中医传统诊察结果相互印证,可完善中医四诊合参的诊法。

当代临床报道,有用五苓散加减治疗肾炎、尿潴留、肾功能不全、膀胱癌,以及流行性腹泻、肝硬化腹水、胸腔积液、慢性肺心病心衰、慢性充血性心力衰竭、眩晕、颅内压增高、特发性水肿。还有用治妇科羊水过多症、妊娠高血压症与婴儿腹泻、小儿鞘膜积液、小儿神经性尿频及关节腔积液、淋病合并睾丸炎、中心性视网膜炎、青光眼等多种病症,均获得了较满意的治疗效果。如有资料显示,用五苓散加白茅根、白花蛇舌草,或加丹参、益母草,治疗急性肾炎78例、肾炎水肿42例,有效率达90%。

天台乌药散 《医学发明》

但需要强调的是,西医检查诊断方法以及相关生理、病理理论不能直接作为立法遣方用药的基础,因为现代医学在检查检测日益至精至微的同时,在一定程度上也导致医者的视野、思路局限固化,这与祖国医学整体施治、动态平衡的理论是相悖的,若仅以西医之诊断、病理作为用药依据,会导致中药西用,难以获得理想效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