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性诀窍,浪态由来学不成

昨晚,我做了一个荒诞的梦:

从“红颜知己”,“情人”,“情妇”,“二奶”,到今天的“小三”这么不堪的称谓,可以看出这一类特殊女人的历史轨迹和命运的变迁。

“Dirty
talk”如果直译成“脏话”,它蕴含的丰富内容顿失滔滔。它特指男女亲昵之际的那些不足为外人道的枕边浪语。

李银河与胡紫薇被放进一个搅拌机,搅拌均匀后重新灌塑成一名新人。

她可以是庞巴度侯爵夫人,爱玛汉密尔顿夫人,黛安德波迪耶,爱玛包法利,乔治桑,香奈儿,西蒙波娃,玛丽莲梦露,卡米拉帕克鲍尔斯,莱温斯基,也可以是西施,貂蝉,蔡文姬,李师师,陈圆圆,柳如是,李香君,董小宛。

男人,尤其是开始秃顶,戴着金项链的猥琐中年男,建筑工人,克林顿,查尔斯王子。。。都精于此道。

这名新人专门为女性提供性启蒙教育。

当然,她也可以是赵姨娘,郭美美,汤灿,张伟杰。

而精于此道者还不仅仅限于男人。美国女人,尤其是盐湖城鸡尾酒吧女侍应,身高六尺的德克萨斯州离婚金发女(本来准备前往洛杉矶,谁知到了丹佛市就被缠住了),还有二十来岁的纽约艺术经纪人女助理,也不惶多让。

她既不同于向来都板着脸孔上生理课般说教的李银河,又有异于想让女人都变成妖姬的教母胡紫薇。

女人而沦为情人,或因缘巧合,或迫于淫威,或自觉选择。她可以是贵妇,也可以是奴隶;她可以是为人妻为人母,也可以是终身不嫁的老姑娘。

可见,大多数人对枕边浪语还是情有独钟的,只不过有相当一部分人会迟疑不前。因为这有点像跳越悬崖:你成功了,就可节省不少时间,其过程还蛮好玩的;如果不成功,你会死得很难看。因此,大多数人会探头看了看下面的万丈深渊,摇了摇头,还是老老实实沿着盘山公路跋涉去。

她为女性提供全方位的性诀窍,从如何勾引男人,到性活动过程中的礼仪,在床上如何表现,如何保持身材,如何打扮,如何治疗情伤等等。

情人与合法配偶,既是势不两立的死对头,又是一枚铜币的两面。

不过,即使是害羞腼腆的男女都不妨多试试,因为dirty
talk运用得体,颇有催情作用。

比如,她教你如何调情:

法国著名作家小仲马就说过,“婚姻之枷锁是如此沉重,往往需要两个人扛起,有时候还得三个人呢!”

在下列情况下,枕边浪语都可以奏效:

“调情是一项活力四射的消遣。它要消耗的精力相当于做20组俯卧撑和跑3公里,因为恰到好处的调情需要脑力比平常快三倍的速度。”

英国百万富翁SirJimmyGoldsmith曾经说过,“男人与他的情人结婚,就自动腾出了一个空缺。”他临终时环伺在侧的不仅有妻子,前妻,还有情妇们。

1.出自对你具有吸引力的人之口。

“调情就像骑自行车或动脑科手术一样,是一种一旦学会就可终生受用的技能。”

一部情人的历史,同时也是一部爱恨情仇争权夺利的人类欲望史。

2.时机恰到好处。

“魅力的奥秘之处在于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加拿大女作家,历史学家ElizabethAbbott的鸿篇巨制《AHistoryofMistresses》,几乎搜罗了古今中外情人的故事,顺藤摸瓜探索情人这一特殊群体的人文景观,以及她们的动机和品行。

3.具有可信度。比如,他说“我要让你出一身风流汗。”就比“我要让你欲仙欲死”可信度高一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