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的母女,母亲的黑珍珠

美极了的一对母女!4岁的小姑娘和36岁的妈妈。请在这里欣赏她们一起做瑜伽的照片。

儿子睡觉以后,宋明远走到客厅里。

图片 1

图片 2

李晶窝在沙发上,手里摆弄着手机。见他出来,收了手机,也不看他。站起来到冰箱里拿出牛奶倒了一杯,端着喝了一口。

母亲逝后父亲常参加旅游团,有时我也陪他,一年他来美,我们参加老中团去阿拉斯加;同团恰好也有一女陪寡母出游,吃饭四人常凑一桌。

图片 3

宋远明正想说,牛奶太凉了,你胃不好。忽然想起她下午说的话,于是心里骂了自己一句,他妈的,都要离婚了,管她干什么?

某次饭后闲聊,陈太朝父亲笑道:“你左手小指上的戒指是太太的吧?我看见几天了想问又有点不好意思。”

图片 4

李晶喝完了奶,把下午的话又重新以一种缓慢而又舒缓的方式说了一遍。这种语调叫宋远明觉得陌生。这些的话似乎是在心底或者说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酝酿、发芽、生长,然后演习过无数次了,所以才能说得这样遂心应手、手到擒来。

“嗯,太太过世后我拿来戴着纪念。”父亲看着那女式红宝石婚戒道。

图片 5

意外的没有争吵,平静地叫宋远明受宠若惊。

“人老失伴最难,尤其你们感情一定很好就更加痛苦‧‧‧”陈太滔滔自说。

图片 6

“为什么要离婚?”

我努力保持沉默微笑──因为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图片 7

“我们之间没有爱情。这样的婚姻我过不下去了,我要寻找真爱。”

儿时最早记忆便是半夜给争吵惊哭,大人问害怕推说流鼻涕;大些才从亲友闲话中拼凑出:原来他那时爱跳舞,迷上一舞女。

图片 8

宋远明觉得这个答案简直是无敌了。

中学时他跟我同班同学母亲闹外遇,写情书居然随便放在衣袋,“她是唯一能了解你的人?我们二十年夫妻情竟比这张纸还薄?”我记得母亲愤恨的控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