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市随笔,埋在地里

山西安泽县是山西青翘主产县,正常年景可产青翘400-500吨。2010年青翘涨价,加工户边加工边售货,收益非常可观,所以今年新上加工户非常多。开始产新时加工户相互抢购鲜青翘,致使鲜青翘的收价最高时涨到8.4元,但今年青翘走动却不快,收价最后又回落为7.5-7.8元。
今年当地大约产出青翘干货300-350吨,但产新结束时,安泽产地只走出货源只有几十吨。近段时间市场疲软、药价下跌,青翘行情也由产新时的26-26.5元下跌为现在的21.5-22元。由于青翘价格早已跌破成本,近期到安泽县收购青翘的人开始增多,大货也时有走动,当地大约售出有100多吨干青翘,但价格却没有反弹的迹象。(本信息由中药材天地网山西安泽县信息站
尚建明13453764228提供,中药材天地网河南办事处 刘红卫 整理)

近日,与药界朋友交流,说如今市场经营是越来越难做,不如直接去种植划算了。我觉得他的想法很好,其实不是什么划不划算的问题,我看更多的是道出了我们广大药商未来发展方向转变的思路。我们要接受一场思想上的洗礼,我们要谋求革命!是把钱“投在仓库”还是把钱“埋在地里呢”?
两年多来的好行情,无异于温水煮青蛙的惨烈,开始让人觉得很舒适,过后却死在了麻痹大意上。中药材行业的暴涨暴跌,对整个行业是有害无益的。目前的情况是种植户亏损,收购商亏损,市场经销商亏损。这是多年以来罕见的一个现象,值得药界深思。
之前的药市还有一些浮躁。长时间的高行情一好遮百丑,其事实早已危机四伏,很多药商把钱大量投在压货上,其实这种“投”是典型的投机,只看见了高价,高价后的市场在哪里?销售渠道在哪里?相信当时很少有人在意。所以股票里有句行话,买得好不是老师,卖得好才是师傅。
不难发现,多年以来,我们市场经销商的空间在日益变窄,这是趋势,供求两端对接加快,多数时候我们手里的资源成本已经很高了,话语权很低,分得的蛋糕越来越小,质量也越发次。好行情的利益落在了产地。
所以我们要思变,变而主动。其实我们有很多的资源,有先天的优势,要尽快把这种资源和优势转化成行动和效益。
我们的资源和优势是:一定的资金,对品种的了解,对市场的把握。这些是我们市场经销商多年积累的财富,也是优于产地商及种植户的地方。
同时,我们要认识到行业薄弱的环节,真正的是在生产前端,所以从这个层面来讲,最薄弱的就是最好的投资方向,走向基地,发展种植,拥有资源,这就是最好的出路和商机。
相信有这么多年积累的经验,对品种的认识,完全可以大干一番。可以多采取合作的方式,有钱的出钱,有地的出地,有力的出力,加强管理,充分协调,药材种植基地是大有作为的,优质的药材需要你的努力和贡献,其市场前景也足够的广阔。
最后,我也把和朋友交流的心得和收获贡献给大家,药材价高的时候你不要轻易去发展种植,种出来的时候多半要撞车,因为大家都赶到一块了,所以多数时候要趁药材价低的时候大力发展种植,这样往往是好行情等着你。
大家都明白了吧,那赶快去尝试把你的钱“埋在地里”,是金子迟早会发光的。

近段时间,一直在基层做中药资源调研工作。长时间与自己熟悉或不熟悉的药材面对面,与收购商面对面,才知道自己对中药资源了解得太少太少,对药事(药市方方面面的事情)冷暖变化的把握也存在较大局限。所以,之于你从事的行业,不要老停留在走马观花上,要学会“下马”。当前,在中药材市场整体疲软的背景下,众多一线收购商也无可幸免,纷纷出现亏损,这是一个难得一见的现象,也是一个极不正常的现象。产地各类药材积压颇丰,这与两年前产地库存极度空虚形成鲜明对照。
拿市场热点品种羌活来说,多年以前就评价说资源濒临枯竭,先期大家争着抢购的“香饽饽”,可如今产地货源无人问津,还要辛苦产地老板送货上门,早期买卖双方建立的那份感情丢到了九霄云外,市场经济就是如此的无情。所以对于市场经营商来说,永远不要刻意去相信资源枯竭之说,永远不要刻意去计算某个品种有多大的产量。祖国地大物博,资源蕴藏深不可测(当然,这里要请读者原谅我乐观的心态)。我们永远要在意的是品种的价格,需方承受的力度。
说实在的,多年以来,市场大多经销商都懒得去产地调研,哪怕就在自己家门口的品种,动辄认为自己是专家,了解得很。其实中药资源是一个很复杂的学问,其生境的特点,资源分布的广泛与否,特别是资源动态变化的规律等等,这些东西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掌握的,需要长时间坚持去跟踪,参悟其内在的规律,方能做到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信息同仁戴伟有一个很好的题目:知药才能赢。我想说到点上了,这方面的典范当属药界前辈李诚老师,正是由于他对白及——珍稀的兰科植物,喜独居生境的熟知,所以他赢了。也许让他始料不及的是,白及伪品的大行其道,资源开发的力度之大,以至到了国外的越南和缅甸,抑制了其快速的上涨幅度,几多徘徊反复。当然,这也是野生药材资源特有的运行特点,螺旋式上升走势。
通过对产地资源的全方位了解,我认为很多时候中药资源的量都是相对而言的。当然这里指的大多是野生资源,价格是决定产出量的核心,生产积极与否全在价高价低之间。特别要提出的是,在我们的少数民族地区,有一个习惯,就是一种药材稍微掉价了,就不会再有人去采收,他觉得就像要做一件亏本的事,这点让人有些费解,这是“为什么呢”!

(本文出自中药材天地网信息中心,版权所有,转载请写明出自“中药材天地网”,否则后果自负)

药市随笔 — 谈品种之三七神话

药市随笔 — 谈品种之三七神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