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一缕人间烟火,爱的代价里没有老朋友般的心疼和牵挂

图片 1

宁娴落寞的坐在那里,窗外那条树荫簇拥着的小土路上没有她想要的答案。她的眼里没有亮光,只有伤感和不懂。那些在旁人看来再明了不过的现实,在她那里是一道难以解答的问题,没有原因,只有结果。树叶上跳动着午后日光的余晖,阴阴暗暗光光亮亮的在宁娴的脸上变幻着。

图片 2

每个人心中都有个钱钟书的方鸿渐,就像每个人心中都有个福楼拜的包法利夫人一样。-题记

门铃响了,宁娴慢慢的站起身走到门口,是一位送车票的女人,宁娴接过车票,轻轻的说了句“谢谢”,关了门,依旧坐在窗前,把握住手里的车票揉皱后松开手指,任它滑落到地板上。宁娴低头看了一眼地上的车票,眼泪也跟着滑落在地上。这是她最后一次看那张车票上的地址,以后再也看不到了,或许是不能看了,因为一切跟那张车票的所有关联,都到今天切断得干干净净。

人与人,人与物,人与事之间皆有缘。

我最近又在读《围城》。读着读着,我发觉自己似乎早就被围在里面了。

认识滕子辉的时候,宁娴是一位多么快乐的女孩子。那时候滕子辉28岁,在法院工作,只是他跟宁娴不在同一个城市,但是很近,坐大巴车一个小时的车程。他1米83的个子,浓密的寸头,墨一样黑泛着幽蓝的光泽。俊朗的脸,时常爽朗的哈哈大笑。介绍人把他们介绍给对方的时候,宁娴对他一见钟情。出于女人的矜持,宁娴表现的很平静,之后倒是滕子辉大方的邀请宁娴一起出去吃个晚饭。滕子辉的热情带着霸气和不容置疑,宁娴还没等表态,滕子辉一句“走啊?”还有那张俊朗的脸,让宁娴忽然没有了拒绝的勇气。介绍人说了些祝他们相处愉快的话就乐呵呵的离开了。滕子辉带着宁娴出门后,说“我们去对面那家火锅店如何?”宁娴嘴角轻轻翘了一下表示了同意,滕子辉也微笑着看着她。过马路的时候,滕子辉的手从后面轻轻的推了一下宁娴的腰避过了速度并不快的车,宁娴忽然觉得到一股从未有过的对男人怀抱的向往。

与人相处,

方鸿渐是个留学生,对爱情、事业曾经有过憧憬,又最终随着一个失败的婚姻对爱情心如死灰。这种“心死”感我个人非常可以理解,虽然和方的感觉不是完全相同。有人说方就算和唐晓芙结婚,也会有一个类似和孙嘉柔结婚后那样的结局。而我也同意,每个人结婚后发现对方会变得越来越不像当初认识的那个人。可是我觉得作者没有安排方和唐结婚,也是在保留一种对爱情的希望吧。关于婚姻这座“城”,倒没有把我放入围城中的那种特殊的痛感。婚姻也许不是我想象得那样,J君也可能不是我当初认识的那个人,可我宁愿被围着。我心中最大的围城,在无关于爱情的区域。

席间,滕子辉对宁娴照顾的很周到,他吃饭好香,看着男人的好胃口,宁娴都觉得那是一种男性魅力。滕子辉时不时的从升腾的火锅热气里,眼里满是微笑的看着宁娴,宁娴的心里痒痒的都是喜欢了。

你把对方当成是菩萨,

自从离开了哈佛,我的人生路线渐渐回到了上大学之前,少一点生息,少了一些社交。没多久之前我还乐在其中的交际花态度已经被我收起,虽然有时它若隐若现,趁我不注意时自己溜出来,被人发现。不过,大多数时间,它也只能是在我的梦里作怪了。J君说,我在睡梦中很多话,嘟嘟囔囔地不知在说什么。我醒着的时候就很多话,难道是还没讲够,要到梦里去讲么
?我想,也许我在梦中社交吧。除了态度之外,交际花的衣饰着装也早被我收起,比如说什么黑色的小皮短裙啦、露大后背的礼服等。不过,我也没有完全忘记它们,只是把它们压入箱底,希望某日还能排上点用场。

吃完饭,滕子辉跟宁娴又聊了一会,滕子辉幽默逗乐,宁娴经常被他逗得忍不住呵呵笑起来,心里的紧张和不自然少了好多。说了好一会话,滕子辉停顿了一会忽然对宁娴说“你也太漂亮了!”宁娴的心迅速陷入了类似热恋的感觉里。

他就是菩萨;

总之,这段时间,我变乖了,节奏开始慢下来了,也开始重新写博客了。我把自己围起来了,而且围得很彻底。我在纽约有不少朋友、同学,但我已经好几个月没见过一个了。也许我该多去找找他们
,不过我总是拿寒冷的天气来做理由,不愿出远门。

之后的他们顺利的相处着,滕子辉经常给宁娴打电话发短信,宁娴每次都沉浸在那样的快乐里。经常是一边唱着歌一边做着手边的一切。即使夜里滕子辉很晚打来电话,宁娴已经睡着了被他的电话吵醒也感觉甜蜜,滕子辉只说“我想你了,宝贝。”宁娴就躺在那里甜蜜着不说话,有几次听滕子辉说这样的话,眼泪忽然就流了下来。

你把对方当作是魔鬼,

这几天,有很多家事要处理,我的医疗保险、钱财管理问题等等,总之是出乎往常的忙碌。我意识到,我真不适合管理钱财,或者任何其它东西。也许是出于我对金钱的不在乎,导致了我对它的不在意,令我疏忽对它的管理。我明知道,就算不在乎,也不能不在意,它们是两码事,可我有时还是会犯一些低级错误。

之后的他们热恋着,宁娴想象着他们的将来能够执子之手,那时的日子里满是微笑和恬静。

他就是魔鬼。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