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欢乐的理工男,你们就像兄弟俩

“Only hate the road when you’re missing home.Only know you love her when
you let her go. And you let her
go……”九十年代中毕业,毕业的时候运气不错,进了一家外资审计公司,周围的同事都是红男绿女。作为新进的员工,我完全把自己当作透明人,那些颜值高的女同事,都有资深的男同事盯着呢!进了公司几个月后的一天,噪杂的部门突然有些安静下来,大家瞩目的地方,原来是一群出差很久的同部门同事风尘仆仆地回来了。我第一次见到她,匀称的身材,干练的齐脖短发,脸上洋溢着回归公司的有点疲劳而又满足笑容,眼睛很有神,透露着刚毅。在我看来,她非常的特别!多年以后,在国外看电视,第一次看到演员汤唯的时候,突然想起她,应该是她和汤唯是同种类型吧。说是师姐,其实是同龄人。心里默念成功,终于有机会跟她一起做项目,她城市长大,弹过钢琴,练过乒乓,工作严谨认真,上海那种女强人的典型模样。我么,野惯了的农村娃,颇有些不适应上下属关系,但心里面还是蛮高兴的。作为新员工,要扎根,也没多想什么,时间过得很快,大半年就这么过去了。有一次,跟她做项目加班到晚上十点,我跟她打个招呼说,我要回家了。她突然愠怒道:你要送我回家的,等我一会儿。我想想也是,自己够粗心,这么晚了,应该送人家回家啊。出租车到她家时,她满脸笑容地和我说再见,寒夜里,那种笑容很温暖,让我记忆深刻。我知道自己是个感性的人,公司里那个小胖子同事喜欢那个有点灵气的小女生,而那个小女生却喜欢那个和我同年同月同日生的校友同事,我都能感觉得到,而那校友却是有女朋友的。我想我一定是敏感过头了。要是我自作多情,那就有点可笑了。随后的日子都很正常,除了她脸上偶尔露出一丝疲倦之外,只能说审计工作很辛苦。一年之后,迎来了新一批同事,其中的一个男同事城市长大,身材板硬朗,人很礼貌,笑容也很温和,整体很阳光,我不是个摆谱的人,很快和他们打成一片。一个阴雨天,她我还有那个男同事再加一女同事一同乘火车去外地做个项目,她是负责人,车上,她若有所思的说了句话:你们两个就像是兄弟俩!我那兄弟摸不着头脑,笑笑说:我们根本不像啊!我么,仿佛有点懂,心中有点黯然。过了一段日子,看到兄弟起劲地搬一些文件,我笑笑问:忙什么呢?一个躲闪的眼神之后他诚恳地说了句:帮她拿一些东西。一切尽在意料之中。虽然经常在公司碰面,但有一天晚上突然的很想念她,忍不住到小卖部打了个电话给她。那是唯一的一次电话,她有点惊讶,但还是很高兴,我也没说什么,只是礼貌地问她过得好不好,再闲聊了几句就挂了。看她很开心的样子,虽然心中隐隐有些痛,但觉得轻松了,仿佛电话之后,自己心里一下就放下了。再后来,我被借到其他部门很长时间,很少看到她们,偶尔听到同事们说笑,他俩穿了情侣装参加公司的出游活动。我觉得她们挺般配,一切都很合理。我自己在调回自己部门之前,觉得这种两班制忙碌工作不适合自己生活理念,在没有找到下家之前就不负责任地辞职了。没有开始就不空谈结束。一晃十几年过去了。其实每次回国,我都要给那个兄弟打个电话,可惜事不凑巧,他在北京工作,周末时才可能回上海,没有时间碰过一次面。大致知道他们结了婚,生了个女儿。年过四十,心里总有些慌,去年趁回国见了很多朋友,留住他们最后的青春靓颖。兄弟也回归上海工作了,但总是忙,大概见面的意愿不强。That
is all for
ever!我么,四口之家,安静温暖的日子过得飞快。女人在想什么,自己永远都搞不清楚,也许一切仅是自己自作多情的臆想,只是时间久了怕忘了,权当作自己无聊时候的涂鸦,留住一片温暖,纪念一下即将逝去的青春。

我家欢乐的理工男

我家欢乐的理工男

网友行到水远处说用微波炉加热蛋黄两分钟,差不多是艺术家干的事。我醍醐灌顶,心花怒放啊!这一不小心,咱理工男又跨越到艺术家行业里去了,我嫁得此夫,真是三生有幸。静静思量下,我还真挖掘出我家理工男的艺术天分。

偷偷说我家所有的景框都是晃的,床上面的晃得最厉害,我一说,人家就是过去把走廊里的扶扶正。电脑专家,我的新电脑整天冻住,每天早晨都白做了,怪不得没做好也要先发出来。

首先别看我家理工男对那些神马诗啊词的眼尾都不扫一下,但实际操作起来,人运用得可好呢!比如,纳兰性德的诗句:人生若只如初见。想想看,猫狗都会大战,那一个屋檐下的我们怎么会不吵架。理工男吹胡子瞪眼那架势一定要和我分出高低胜负。言辞激烈后,大家就相互不再理睬。但是第二天早上,人家就和得了健忘症似的,选择性得抛弃了不愉快,笑颜一如往昔。我这根正苗红的共产主义接班人,对待问题的态度从来都是要严查细究,把历史展开来,不仅要分清对错,还要对错误严加批判,但却被这招击得不知所措,郁闷不已,也深感佩服,人家可以契而不舍地运用人生只若初相见之情怀。真的是读到诗词的精髓里去了,相比而言,吾等不过是叶公好龙而已。我这个历史学家外带辩论家经常是无用武之地,白白浪费了我从小练就的一身超级好武功。

—————————————以上言论摘自网友菲儿天地的评论

同时我们理工男虽然和什么高富帅与土豪丝毫沾不上边,但是却拥有这些精英身上的很多特质。比如豪爽,动不动就有一掷千金之打算。理工男只要听见或看见我想买什么,从不犹豫,总是用铿锵有力,震得我耳膜疼的声音宣称:买!你喜欢就买!我的神啊,这简直就是仙乐在飘啊!我是中了六合彩吗?遇上可以为我倾家荡产不惜一切的主!?不过我听的心旌动摇的同时也吓得我一身冷汗直流啊,如此下来,敢和他去逛的地方就只有一元店,不然真担心,在这信用社会,而且懂中文的越来越多,人家根据他气壮山河的豪言壮语就开单了,咋办?这也不比古时候,可以随便贩卖人口,卖身为奴换钱什么的。

我自从看了菲儿的评论之后,就下定决心对理工男的光辉事迹挖掘绝对不可以停息,要持之以恒,坚持不懈,这一坚持不要紧,才醒悟这么些年来我真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理工男的罪恶和南霸天是有所差距,但也绝对罄竹难书之列的。

理工男还具有文艺男纸特征之一就是过目就忘,我穿啥衣服在他眼里都是新衣服,当然会根据心情的不同评语有差距,但是绝对让我惊喜从未享受过,心碎得一地无法收拾。经常需要狗皮膏药的粘合和止痛。至于什么生日纪念日,记得我哪年出生我都谢天,人家还振振有词:“你在我眼里永远十八不好吗?”再到我喜欢吃什么喝什么有什么癖好,我估计只要是化个和我相近的妆就是到我家来生活,他绝对也分辨不出来!有次他和他嫂子讲电话,他嫂子关切地问到我怎么样了,他答:“还不就那老妖精样!”我老妖精吃人的心都生出来了。

先追溯回当初,理工男被我一认识就非君不嫁的招式给震住了,傻傻地呆在原地,不知如何接招合适。虽然觉得我跟物美价廉一点架也搭不上,但又不想错失白捡的便宜,哆哆嗦嗦勉为其难地从了。这一从不打紧,心底对这没有婚礼和任何仪式估计还有点歉疚,就用另类方式表达了一下。不管我走哪里,他就跟哪里,弄得所有的闺蜜都知道我老公属黏黏虫的,跟狗皮膏药一样沾着不脱。

而且我还发现自从小狗露西到我们家来了之后,这个趋势更加猛烈,我日渐清晰地意识到:这个家里,我的地位是连狗也不如!

家里电话一响,人家接起,只要是找我的,当然全部是找我的,不论男女,理工男留声机一般重复:我是她老公,你找她干嘛?当年我的大龄剩女俱乐部队友对着我吐槽一片啊:至于吗?不就是把自己白送出去了而已吗。有啥炫耀的?这和销售是有本质区别的,我们是根本不屑于采用你的烂招……可怜我百口莫辩啊,自己种的果子自己吞下。要知道我是百般不情愿这样的啊,尤其是碰到高富帅的时候,我一直就幻想自己依然小姑独处。

相关文章